越来越佩服能在当下环境中敢于站出来说话的人,这些人是勇敢的。近来回形针被打倒、张文宏医生被批斗,有素养的中文评论来都处于被质疑的边缘,浏览微博论坛对我来说渐渐成为折磨。毕竟即使你鼓掌不够热烈也会有无数帽子扣到你头上时,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闭嘴。没有异见的社会是最可怕的,当人们都如同机器一般复读同一件事,也就距离行尸走肉不远了。

在这个癫狂的环境下,如果我什么也做不到,我希望我能保持善良的自己,至少不去为恶人叫好。